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三車秘旨

1.《三車秘旨》讀者須知

1 一、本書作者李涵虛,世稱之為西派。書中大旨,雖不出《參同》、《悟真》之範圍,但既已自成一派,必有其特異之處,而為他種丹經所未嘗言者。學者應分別觀之。


2 二、因學人功夫有先後,程度有淺深,故創為三件河車之說。第一件河車,即指第一段功夫,第二件即指第二段功夫,第三件即指第三段功夫。至於運轉河車之路,仍只一條,並無歧異。勿誤會河車有三條路也。

3 三、三件河車文中,未免有形容太過、及譬喻不當之處,讀者幸勿拘泥於字面而曲為之說。

4 四、附錄中收心法下手功夫,頗為切要。果能仔細參悟,必可獲益。

5 五、道情詩詞雜著中,亦偶有妙義隱藏其間,讀者如能觸類旁通,固甚善也。

6 六、此書乃舊抄本,流傳至今,已八十餘年,未曾刊版行世。除河車三篇而外,其他如收心法及道情詩歌篇,在原抄本上既未另立專名,又不應隸屬於《三車秘旨》名義之下,而其排列次序,亦欠妥帖。今特標題附錄二種,並重為整理一過,以便讀者。

7 七、前人丹經之作,或以訪外護,或以示及門,本非普渡性質,亦非為傳世計。故不必求人人了解,並且預防人人皆能了解。於是隱語異名,層見迭出。閱者茫然,不知所謂。甚至意在此而言在彼,真相常常被其瞞過。學道者無人不嘆丹經之難讀,即以此故。

8 八、讀本書若不得其解,當求之於《道竅談》中,讀《道竅談》仍不能領悟者,當參考《三豐全集》,因其可以互相發明也。

9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五月,皖江陳攖寧作於滬上。

10 李涵虛真人小傳

11 真人四川嘉定府樂山縣李家河長乙山人氏。生於嘉慶丙寅年八月初四日寅時。生時,母夢一道人懷抱金書一函入門,寤時則真人生焉。

12 伯仲三人,師居其二。幼而穎悟,弱冠入邑庠生。善琴,嗜詩酒。年二十四,遇呂祖,不識。後病傷血之症,奉母命,至峨眉縣養病,遇鄭樸山先生。

13 先生康熙時人,孫真人諱教鸞之高弟也。同寓與之治病,並云:「金石草木,只可治標。治本則宜用自身妙藥,方能堅固。」聞之,恍若夢覺,即稽首皈依。先生遂傳口訣,囑云:「大劫將至,子宜速修救世,更有祖師上真為師。」後至峨眉山,遇呂祖、豐祖於禪院。師初名元植,字平泉。呂祖改為西月,字涵虛,一字團陽,密付本音。潛修數載,金丹成矣。三師複至,叮嚀速著書救世。奉三真之命,著有《太上十三經注解》、《大洞老仙經發明》、二注《無根樹》,名曰《道言十五種》。又曰《守身切要》。將呂祖年譜、聖跡、丹經、救世等書刪訂,名曰《海山奇遇》。撰集豐祖全書,名曰《三豐全集》。自著另有《九層煉心》、《文終經》、《後天串述》俱刊行於世。更有《圓嶠內篇》、《三車秘旨》、《道竅談》三書,俱未刊行。

14 山於咸豐丙辰正月至長乙山房,得瞻慈容,如三十許人。拜別後,師於本年五月初八寅時升舉,異香滿空者七日。本日卯時,現仙容於自流井。飛升後,顯跡甚多,不能盡述。

15 師生二子,長業儒,次務農。大兄舉三子,長十一歲,聰明仁孝,師每稱羨。

16 門人甚眾,而大丹成者,江西周道昌一人,得玉液還丹者數人。

17 山德薄緣淺,侍師未久,略述其目擊大概云爾。

18 福建建寧縣巧洋弟子李道山敬述。

19 三車者,三件河車也。第一件運氣,即小周天子午運火也;第二件運精,即玉液河車運水溫養也;第三件精氣兼運,即大周運先天金汞,七返還丹,九還大丹也。此三車者,皆以真神、真意斡乎其中。人能知三車秘諦,則精、氣、神三品圓全,天、地、人三仙成就。

20 第一件河車

21 運氣功夫,所以開關築基,得藥結丹也。其中次敘,從虛空中函養真息為始。收心調息,閉目存神。靜之又靜,清而又清。一切放下,全體皆忘。混混沌沌,杳杳冥冥。功夫到此,如天之有冬,萬物蕓蕓,各返其根。如日之有夜,刻漏沉沉,各息其心。此無知、無識時也。誰曉得無知、無識之際,才有一陽來複,恰如冬之生春,夜之向曙。驀地一驚,無煙似有煙,無氣似有氣,由下丹田薰至心闕,使人如夢初醒。初醒之候,名曰活子時。急起第一河車,採此運行,遲則無形之氣變為有形。

22 此氣也,名壬鉛,名後天,又名陽火,故曰子時進陽火。何為進陽火?學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撥轉,移過下鵲橋,即天罡前一位。誓願不傳之真訣也。移至尾閭,守而不亂。霎時間真氣溫溫,從尾閭骨尖兩孔中,透過腰脊,升至玉枕,鑽入泥丸。古仙云:「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路徑此為尊。」即指此也。

23 愚人不知運氣,便要舌舐上顎,以承甘露。籲!可笑亦可憐也,皆不得師之過也。須知運氣一道,只可引氣入喉。《黃庭經》曰:「服食玄氣以長生」,因此陽火之氣紫黑色,名曰玄氣耳。服食之法,須要口訣,乃能送入氣管。否則走入食喉,從何處立得丹基?須把這陽氣送下氣喉,至於玄膺,乃化為甘露之水。《黃庭》曰:「玄膺氣管受精符」,此之謂也。玄膺名玄雍,又名玄壅,言人之氣到此壅塞也。俗人不知玄妙,氣至泥丸,就想他化為神水,如吞茶湯一般。吾恐氣管一滴,便叫汝咳而不休矣。蓋水者有形之物,安能入得氣管?故《黃庭》曰:「出清入玄二氣煥,子若遇之升天漢。」猶言清氣出於丹田,玄氣入於玄膺,二氣轉換云爾。氣化為水,灑濯心宮,仍落於虛無竅內。寶之裕之,是為築基。

24 築基既久,積累益深,乃有一個時候,照常靜坐。忽於丹田中突出一物,有聲如風雷之響,有色如星電之光,是為後天中先天藥。即按第一車運之,至於泥丸,始化為液,餌而服之,方得玉液丹頭。此得藥結丹之始也。以後功夫,須要綿綿不絕,固蒂深根。乃盡養丹之妙,請看下文分解。

25 第二件河車

26 運精功夫,所以抽坎鉛,制離汞,煉己性也。

27 前此運氣日久,得了小藥,結了丹頭。以後綿綿內息,天然自在,固守丹田。每早辰間,清坐清臥,其丹如一團軟綿,升於心府。仍要收回虛中,杳然無影,方不走失。訣曰:「神返身中氣自還」,正此時也。懷抱日深,忽然間丹田如春水初生,溶溶漾漾。即守自然之內息,烹之、煉之,其水忽化為熱氣,由兩胯內邊流至湧泉。須要神注兩踵,真息隨之,此所謂真人之息以踵也。如此片時,湧泉定靜,即將心返尾閭,默默守候。忽覺有物來尾閭間,似綿陀,似饅首,似氣塊,沉滯難行。就要調停內息,專心一志,猛烹急煉。乃有一股熱湯,透出尾閭,徐徐過腰脊,滔滔上泥丸。方謂之黃河倒卷,漕溪逆運。此等河車,《大洞經》所云「勒精衛泥丸」,呂祖所云「搬精入上宮」,不與運氣同也。泥丸宮中,水聲震響,久之而水聲止息,神即休於其中。持守片時,乃以舌倒舐上顎,鼻中忍氣,牙關緊閉,兩手反抵坐榻,頭面仰對空梁,候他金液滿舌,其鼻息忍而不播,伊乃啯了一聲,流入氣管,降下重樓十二階梯,神水灌注華池矣。這個華池,人多不知。或言舌胎下,或言下丹田,皆非也。此華池在人兩乳中間,名曰上氣海,與玄膺隔一層耳。白玉蟾云:「華池正在氣海內」是也。水滿華池,走而不守。至於絳宮,心地清涼。落於黃庭,心火泰定。此之謂抽鉛制汞,牽虎降龍。既未兩卦,周流不息,即玉液煉己之事也。但此玉液,不能日日常有,須加前頭運氣功夫。運之數次,乃有一次。若做到玉液長來之時,則黃中通理,皮膚潤澤。心君閒逸,性體光明。對境忘情,在欲出欲,隨緣度日,在塵離塵。真意堅牢,劍鋒犀利。圓陀陀,光灼灼,赤灑灑,亮錚錚,此煉己純熟時也。

28 於是講三車功夫,又聽下文分解。

29 第三件河車

30 運先天精氣,丹家名汞迎鉛入,情來歸性,七返九還之事也。

31 前此煉己純熟,汞性通靈,進退自如,雌雄應變。功夫至此,乃可行返還大事。七返還丹者,先將已成之汞性呼為內丹,於是入室坐圜,把內丹藏於空洞之中。上邊如乾,下邊如坤,性邊屬有,命邊屬無。先要以有入無,然後從無生有。其象如乾精播於坤母,坤乃實腹而為坎。坤精感自乾父,乾乃虛心而為離。乾坤既列,名為鼎器(即有無妙竅也)。離坎二用,借此現形。原夫以有入無之時也,寂寂靜靜,心死神存。稍焉有自己識神,化為驚人、愛人之物,試爾內神。又有諸天魔將,化為好人、惡人之物,試爾內神。諸般不動,元神湛然。乃更一時焉,有一支陽氣發生。譬如坤陰之下,一陽來複。我即吐乾宮一陰以迎之(腎氣上升,心液下降,本乎自然),名曰以汞迎鉛,又曰大坎離交,又曰內外陰陽消息。消息既通,於是命太乙神女儔邱蘭者,捧出雌劍,摘而取之,立為丹本,此即七返還丹也。丹本既立,神氣融和,由是一陽漸長而為兌,坎男變為兌女矣(此即庚方月、西江月、蛾眉月諸喻時也)。因此兌女二字,故丹家名曰首經,又曰天癸(因類而言耳。愚人不知,盲修瞎煉,未遇真師之故也)。丹士採此首經,名曰攝情歸性。五千四十八日歸黃道之時,有如十五明月,金水圓滿。在人身中,總一先天精氣,騰騰壯盛之時也。學人到此,急起大河車,運上泥丸。稍焉,有美液墜於顎中,大如雀卵葡萄,非麝非蜜,異樣甘香,此乃九還金液大丹也。道人服此金液,然後名之曰鉛投汞,金並木,後天返先天,嬰兒會奼女。嬰、奼相逢,朝夕涵養,久之洞見臟腑,內外光明,中有一真,宛然似我,此嬰、奼複生嬰兒矣。得此嬰兒者,必須默默調養,刻刻溫存,由靈谷移上天谷,然後出神入化,高會群仙。




《收心法》

1 收心法提詞

2 平鋪直敘收心法,上天歡喜無譴責。窮年矻矻駕河車,心似勤勞實安逸。昨夜飛神朝上真,封為善教大真人。道我四百年來事,三番游戲到紅塵。懷抱金丹獨得意,也共群仙說啞迷。覺來始動慈悲心,手中直寫琅環記。不分善惡與賢愚,總要收心坐虛無。入得杳冥方見道,最初一著好功夫。

3 收心法下手功夫

4 養生之道,真息為本。曹文逸云:「我為諸公說端的,命蒂從來在真息。」誠要言也。下手功夫先靜心,次緘口,次調息(心靜則氣平,不調之調為上)。鼻息平和,然後閉目內觀,神注腎根之下陰蹺一脈(谷道前,陰囊後),如此片時,將心息提上虛無竅內(臍後腰前,心下腎上,中間一帶,不可拘執),停神安息,以自然為主。心太嚴則炎,務必順其自然,即文火也。心太散則冷,務必守其自然,即武火也。文武烹煉,始終妙用。內息勻稱,勿忘勿助。是時也,心如虛空,有息相依則不虛,有息相隨則不空。不虛不空之間,靜而又靜,清而又清。氣息綿綿,心神默默。至此要一切放下,人我皆忘。此之謂鑽杳冥。杳冥中有氣,一神獨覺,此乃真息也。真息發現,薰心酥癢,還要按入腔子里虛無竅內,積之累之,則命蒂生而陽氣自長,乃可以開關運氣矣。

5 凝神調息,是下手功夫。凝神者,是收已清之心而入其內也。心未清時,眼勿內閉。先要自勸自勉,收他回來,清涼恬淡,始行收入氣穴,乃曰凝神。坐虛無中,不偏不倚,即是凝神於虛。調息不難,心神一靜,隨息自然,我只守之、順之,加以神光下照,即是調。調度陰蹺之息,與吾心之息相會於氣穴中也。神在氣中,默注元海,不交而自交,不接而自接,所謂隔體神交也。守其性,不散亂。存其神,不昏沉,故能杳冥恍惚。

6 心止於臍下,曰凝神。氣歸於臍下,曰調息。神息相依,守其清淨自然,曰勿忘。順其清淨自然,曰勿助。勿忘勿助,以默以柔,息活潑而心自在,即用鑽字訣,以虛空為藏心之所,以昏默為息神之鄉。三番兩次,澄之又澄,忽然心息相忘,神氣融合,不覺恍然而陽生矣。

7 收心法雜談

8 門人問曰:「三車秘諦,盡洩天機,能不懼天譴乎?」涵虛曰:非敢故違天譴,實望人改過自新。凡作功課,必先去人心,求道心。屏凡息,尋真息。然後定神氣,鑽杳冥。如此諸境,皆不可少。入吾道者,安得複為小人?

9 凡做功夫,鑽杳冥是第一樁難事。但先天一氣,自虛無中來,必有真杳冥,乃有真虛無。噫!先難而後獲,全身要舍得。昔我在洞天中,學鑽杳冥七八年,然後稍有把柄。今之學者,進銳退速,安能入道耶?

10 弟子問曰:「先生傳道,人言過濫。倘下士得之,行持無效,能不反唇相詆耶?」涵虛曰:不遭下士之譏,不足以見吾道之大也。大道者,先要清淨身心,調理神氣。其甚者,要能一切放下,鑽入杳冥。必有此等真功夫,然後有真效驗。彼無功而妄想效驗者,亦終為不得效驗之人也。反唇相詆,何足病之?

11 弟子問曰:「如師所說,惡人皆可學道乎?」涵虛曰:可。即誦格語曰:「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從後種種,譬如今日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則能轉地獄為天堂,變黑氣為紅光。餘有三字訣,修道之士,勤、誠、恆,缺一不可。但勤矣、誠矣,而結果必歸於恆。孔子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況道乎?儒生習文藝,尚以數年為期,甚至有十年者。豈修心煉氣,反不如讀書作文?

12 誠乃至陰之象,在《易》為太極,在佛為如如。孟子曰:「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動對靜言,則知誠為陰象。孔門之道,推至誠如神,論至神無息,皆靜中大體、大用,故以誠入靜,靜心不亂。以誠入定,定心不移。以誠守中,中心不偏。以誠入杳冥,則通微無礙矣。

13 勤為學業之本,其在於道,更有不勤之勤焉。養自然之息,定自然之心,無為而為,為而不為。所謂「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者,真乃勤之至也。

14 煉睡魔,必用勤字。跑香打坐,精神倒退,此誤用其勤之過也。善煉睡者,睡而不睡,不睡而瞧,功夫自然不斷,神氣自然加增。熬更守夜,反惹睡魔。《參同契》曰:「寢寐常相抱,覺悟候存亡。」能用此訣,自然惺惺不昧。

15 門人問曰:「陸潛虛仙師云:『交媾乃太上閟秘之旨』,其訣可得聞乎?」曰:交媾者,至陰之本,杳冥之根也。人能鑽入杳冥,方能得成交媾。我勸人先在虛空中團煉,靜之又靜,定之又定,無人無我,無無亦無,自然入得杳冥,不交媾而自能交媾,從至陰中生出至陽矣。交媾之法,先天與後天不同。先天交媾,以性立命。後天交媾,以神合氣。故《入藥鏡》云:「是性命,非神氣。水鄉鉛,只一味。」先天名目,獨有一物。後天名目,則分精、神、意、氣、魂、魄、性、情。若在先天,只煉出一個,就皆有了。總要從交媾中取出真陽耳。人身五臟,原有部位,不可移動。道家云:「乾坤坎離顛倒」,豈心可移於下,腎可移於上耶?非也。所謂顛倒者,乃心腎中之神氣耳。心神俯而下就,腎氣仰而上升,神氣顛倒,則有形之心腎亦如顛倒,無形之乾坤亦皆顛倒。顛倒交施,坤中生一陽為坎,乾中生一陰為離。離女與坎男交施,則如西方之兌女,相接東方之震男。又將南北移為東西,水火變為金木。金情木性,稱為白虎青龍。龍交虎,如奼投嬰,虎交龍,如嬰投奼。要之,乃性命二物。命中有性,性中有命,二物乃一物耳。故紫陽先生曰:「震兌非東西,坎離非南北。」人亦可以恍然矣。

16 儒家、道家,養氣各有不同。養自然之氣,可以得生。養浩然之氣,則可生、可死。古來志士仁人,見危授命,殺身成仁之類是也。養之之時,純是義理之心,充乎宇宙,故孟子曰:「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乎天地之間,是集義所生者。」道家養氣,獨葆其真,不必見危而早退,不必殺身而早隱。《易》所謂見機而作,不俟終日之君子也。

17 道家初功,須養其自然之氣。敢問何為自然之氣?曰:易言也,其為氣也,至小至柔以曲,養而無害,則聚乎虛空之中,是集精所生者。道家還丹,亦是浩然之氣。其氣得手,亦能見危授命,殺身成仁。古來謂之刀解,究竟有神奇莫測處,變化莫解處,異乎儒家。或死之後,他處見之,須眉轉少,仙客同游,此乃還丹成就,身外有身者。

18 至人得道,生亦仙,死亦仙,如留形住世,尸解登真之類是也。仁者能靜,生亦壽,死亦壽,如曾子全身,顏淵短命之類是也。

19 道有五失:有淺嘗而去者;有浮慕其名者;有始勤終怠者;有心性偏執,未入門牆,妄詆高深者;有資質下愚,喚之不醒,呼之不悟者。道有三得:有知之者,可為靈人;有好之者,可為真人;有樂之者,可為至人。





《後天串述文終經》

1 予著《道德》、《黃庭》、《大洞》、《無根》諸注,皆言先天之用,而非初學法門也。夫行遠自邇,登高自卑。若不明後天次序,譬諸世上功名,未舉茂才、孝廉,空想進士、翰林也。因作《後天串述》一篇,為入門之路焉。

2 一、收心。二、尋氣。三、凝神。四、展竅。五、開關。六、築基。七、得藥。八、結丹。九、煉己。

3 太上有言,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後天資補,賤下之道也。賤也者,師所謂「說著醜」也。下也者,《經》所謂「下而取」也。培養丹基,純以精氣為寶。其行法功也,要先收心入內,以中為極,以和為則,以神為體(定),以意為用(慧)。
4 尋氣在陰蹺為先,中是活活潑潑,不見不聞之處。和是專氣致柔,抱神以靜之功。定中生慧,坐照如初。媾元精而生元氣,展竅開關不難也。元精者,陰蹺一脈,逐日生人之氣也。學人採取元精,必尋氣之活動處,而以靜合之。此之謂神氣交。神氣交,則男女媾精,真種化生。真種者,後天鼎之真氣也。後天鼎者,即元神、元炁交合之所也,故名靈父、靈母。

5 此氣從鼎中煉出,即宜凝其神,柔其意,以柔制剛,自然入我內鼎。和之、調之、鍛之、煉之,潛伏於丹田之中,呼吸乎虛無之內,是名命蒂,又號胎息。

6 忽然而內鼎之間,衝出一物,跳跳躍躍,噓噓噴噴,直由衝脈上至心府,即展竅時也,俟其衝突有力時,乃變神為意,引出尾閭,一撞三關,飛上泥丸,即開關也。

7 關竅既開,乃行養己之功,而談築基之道。築基者,採彼氣血,補我精神。精神雖壯,又恐動搖,於是以壬鉛制之,壬鉛者,二氣媾而生者也。

8 原夫坎宮之氣,地氣也。離宮之氣,天氣也。天地交合之時,混混沌沌,氤氤氳氳,結為虛無窟子。虛無窟中旋產一氣,即以此氣為壬鉛,此得鉛時也。

9 鉛之體有氣無質,以故清而上浮。至昆崙時,要以目光上視,神氣相息於頂中。凝住一時,陽極陰生,始以舌倒抵上齶,鼻息要勻,抵齶久之,乃有美津降下,寒泉滴滴。雖不甚多,然一吞下重樓,以意送回黃庭。卻又奇怪,發聲如澎湃一般,始知天上甘露,原不可多得也。降入黃庭,結為內丹。

10 以後則在欲絕欲,在塵出塵,對境忘精,煉鉛伏汞,趕退三尸、五賊,銷磨六欲、七情。骨氣俱是金精,肌膚皆成玉質。則內發天機,外合人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積功累德,煉氣養神,物來事至,心境自放光明。即景會心,慧劍劈開塵障。功修人間,名稱天上。且食天祿,享壽無窮。此時抱璞守貞,防危慮險,天人合發,萬化定基,精神永固,一氣還虛,此煉己之功完備矣。

11 入門者必先收心、尋氣、凝神、展竅、開關、築基、得藥、結丹、煉己,此九層功夫,乃為入道之門。

12 既已入門,陰陽歸一,無往不複。窮理盡性以至於命,自有為而入無為,由勉強而抵自然,未有金丹不成者矣。





《循途錄》
1 初層煉心者,是煉未純之心也。未純之心,多妄想,多游思。妄想生於貪欲,游思起於不覺。學人打坐之際,非不欲屏去塵情,無如妄想才除,游思忽起。法在止觀,乃可漸漸銷熔。止則止於臍堂之後,命門之前,其中稍下,有個虛無圈子,吾心止於是而內觀之,心照空中,與氣相守,維系乎規矩之間,來往乎方圓之內,息息歸根,合自然之造化;巍巍不動,立清淨之元基。從此一線心光,與一縷真氣相接,渾渾灝灝,安安閒閒,此煉心養氣之初功也。

2 二層煉心者,是煉入定之心也。前此一線心光與一縷真氣相接,若能直造窈冥,自當透出玄竅;奈何定心不固,每為識神所遷,心與氣離,仍不能見本來面目。法在心息相依之時,即把知覺泯去,心在氣中而不知,氣包心外而不曉,氤氤氳氳,打成一片,是煉心合氣之功也。

3 三層煉心者,是煉來複之心也。前此氤氤氳氳,打成一片,重陰之下,一陽來複,是名天地之心,即是玄關一竅。此刻精、氣、神都在先天,鴻蒙初判,並不分真精、真氣、真神,即此是真精、真氣、真神。若能一心不動,便可當下採取運行。無奈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美景現前,茫無措手;心一動而落在後天,遂分為精、氣、神矣。法在玄關初現之時,即刻踏住火雲,走到尾閭,堅其心,柔其息,敲鐵鼓而過三關,休息於昆崙焉,此煉心進氣之功也。

4 四層煉心者,是煉退藏之心也。前此踏火雲,過三關,心與氣隨,固已入於泥丸矣。然在泥丸宮內,或有識神引動,則氣寒而凝,必不能化為真水,灑濯三宮,前功盡棄矣。法在昆崙頂上,息心主靜,與氣交融,氣乃化為美液,從上齶落下,卷舌承露,吞而送之,注心於絳宮,注心於黃庭,注心於元海,一路響聲直送到底,又待玄關之現焉,此煉心得氣之功也。

5 五層煉心者,是煉築基之心也。前此入泥丸而歸氣穴,已有河車路徑,從此一心做去,日夜不休,基成何待百日乎?然或有懈心,有欲心,作輟相仍,丹基難固。夫築基所以聚精會神也,功夫不勤,精神仍然散亂,何以延年奉道?法在行憑子午,逐日抽添,取坎填離,積金實腹,此煉心累氣之功也。

6 六層煉心者,是煉了性之心也。前此河車轉動,聚精會神,則靈根充實矣。從此心液下降,腎氣上升,是為坎離交。杳冥中有信,浩浩如潮,一半水氣,蒙蒙如霧,一半雲氣,是名金水初動,方修玉液還丹。倘用心不專,則盡性之事難了。法在於金水初生之時,由丹田分下湧泉,霎時而合到尾閭,調停真息,鼓之舞之,乃能滔滔逆上,至於天穀;涓涓咽下,落於黃庭。如此則朝朝灌溉,心地清涼。血化為膏,意凝為土,土中生汞。汞性圓明,遇物不遷,靈劍在手。孟子謂「盡其心者,知其性也」。仙家名為陰丹、內丹,此煉心明性之功也。

7 七層煉心者,是煉已明之性也。前此金水河車,仙師名為內煉。到此,還有外煉功夫。以外合內,真心乃聚而不散。蓋內體雖明,好飛者汞性。內修雖具,易壞者陰丹。設或保養不純,則心性複滅矣。法在以虛明之心、妙有之性和砂拌土,種在彼家。彼家虛而由我實之,彼家無而自我有之。以有投無,以實入虛。死心不動,霎時間先天一氣從虛無中來。一候為一陽,有如震。二候為二陽,有如兌。時值二候,正宜合丹。那邊吐出一弦真氣,其喻為虎向水中生。這邊落下一點玄光,其喻為龍從火裏出。兩邊龍虎會合,性情交感,一場大戰,宛如天地晦冥,身心兩靜矣。俄而三陽發動,有如乾卦。如潮如火,如霧如煙,如雷如電,如雪如花。身中陽鉛晃耀,我即持劍、掌印、踏罡、步斗,鼓動元和,猛烹極煉,透三關而上泥丸,一身毛竅皆開,比前玉液河車,更不同也。吞而服之,以先天制後天,性命合而為一,即大還也。性屬火,其數七。命屬金,其數九。返本還元,故明七返九還、金液大丹。從此鉛來制汞,其心長明,汞不動搖矣。此煉心存神之功也。

8 八層煉心者,是煉已伏之心,而使之通神也。前此七返九還,以鉛制汞,心已定矣。但要溫之、養之,要使身中之氣盡化為神,身中之神能游於外。於是取一年十二月氣候,除卯酉二月為沐浴,餘十月為進退,故名十月溫養,非言要十個月功夫也,否則心雖定而不靈。煉之、鍛之,靈心日見。靈則動,動則變,變則化,故有出神之事,而不為物情所迷。此煉心成神之功也。

9 九層煉心者,是煉已靈之心而使之歸空也。前此溫養功深,神已出而不惑,隨心所欲,無往不宜,高踏雲霞,遍游海島,致足樂也。但靈心不虛,則不能包涵萬有,此所以有煉虛一著也。煉虛者,心胸浩蕩,眾有皆無。清空一氣,盤旋天地間。是我非我,是空不空。世界有毀,惟空不毀。乾坤有礙,惟空無礙,此所以神滿虛空,法周沙界也。此煉心之始末也,無以加矣。

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金剛經持驗錄

金剛經持驗錄               許添誠  集 

    金剛經持驗錄序 

  釋尊應世,拯迷救苦,說法八萬四千,度人三根普被,一言以蔽之:「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也。修學佛法的最高意義,即在了生脫死,圓証菩提。以小乘無學位而言,不到無漏慧不為功;以大乘三菩提而言,不達般若不能「事究竟」。此所以《大智度論》讚為:「諸佛及菩薩,能利益一切,般若為之母,能出生養育。佛為眾生父,般若能生佛,是則為一切,眾生之祖母。」《智論》又云:「諸佛及菩薩,聲聞辟支佛,解脫涅槃道,皆從般若得。」 
  明朝蓮池大師著《竹窗隨筆》,其中有篇文章,引《增壹阿含經》:「佛言戒律成就,是世俗常數;三昧成就,亦世俗常數;神足飛行成就,亦世俗常數;唯智慧成就,為第一義。則知戒定慧等三學,布施等六波羅蜜,唯智慧最重,不可輕也,唯智慧最先,不可後也,唯智慧貫徹一切法門,不可等也。」 
  「般若波羅蜜」,在修持解脫的歷程,可說居於破迷啟悟、轉凡入聖的第一關。雖然《智論》說到:「若不見般若,是則為被縛;若人見般若,是亦名被縛。若人見般若,是則得解脫;若不見般若,是亦得解脫。」然而修學趣証「般若」,亦有方便施設,即經過「聞、思、修」,從文字般若,起觀照般若,而証實相般若。如龍樹菩薩於《中論》云:「若不依俗諦,不得第一義」也,是以善學般若者,皆應常時讀誦,多聞薰習,觀理照事,事理相即,而後庶幾近乎,相即無相,無相實相,能所兩忘,圓融不二也。如此方可名為善於持誦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經云:「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也,是則名為:真實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高雄鳳山許添誠居士,正信正行優婆塞也。有感於《金剛經》對學佛者之重要,為勸人生信,樂於持誦,特將歷代持誦者的靈驗錄,譯成白話語體文,便於現代人傳閱,用廣流通,闡揚正法。在《慈雲雜誌》發表以來,廣受讀者喜愛。添誠居士之發心,可謂深得「如來善護念‥‥‥善付囑‥‥‥」者也。茲以編輯出書,徵序於朽衲,特略述「般若」之勝義,用以讚喜流通,是為序。 

孚佑帝君金剛經偈語三十二首



第一章

得手工夫切莫疑  疑心若起便途迷 

行行直上山頭去  柳媚華明遇自奇


第二章

作善如登百尺竿  下來容易上來難 

直須勤力行功過  人獸幾希要細參


第三章

迅速光陰不可留  年年只見水東流 

不信試把青菱照  昔日朱顏今白頭


第四章

萬轉身如不繫舟  風翻浪湧便難收 

臨流執定篙和舵  一路輕帆到岸頭


第五章

萬法皆空莫浪求  如來只在此心頭 

情枷愛鎻都拋却  無束無拘得自由


第六章

天堂快樂幾多般  受苦諸魂出獄難 

苦樂由來爭一念  青蓮原植沸湯間


第七章

恩愛牽纏解不開  一朝身去不相倍 

於今撒手無沾滯  直上靈山白玉臺


第八章

富貴由來水上漚  何須騎鶴上揚州 

蓮池有箇收心法  靜裏時吟七筆勾


第九章

花落花開又一年  人生幾見月常圓 

打開名利無栓鎻  烈火騰騰好種蓮


第十章

心境從來要廓清  休教煩惱日相侵 

靈山無限逍遙處  功德池邊洗六塵


第十一章

休教六賊日相攻  色色形形總是空 

悟得本來無一物  靈臺只在此心中


第十二章

心外求經路便差  水中月影鏡中花 

真空妙義君知否  七寶莊嚴總欠佳


第十三章

風旛動處總非真  自在如如只此心 

解得拈花微笑意  本來何地著纖塵


第十四章

流光迅速莫蹉跎  名利牽纏似網羅 

撒手懸崖無別法  白蓮臺畔禮彌陀


第十五章

經營世故日忙忙  錯認迷途是故鄉 

識得本來真面目  此身原是臭皮囊


第十六章

元宵燈後便無燈  萬古常明只此心 

朗照諸天終不滅  一龕佛火月三更


第十七章

見美如無在一心  莫將勾引怨摩登 

防閑女色如防賊  外寇何能奪主人


第十八章

望鄉臺畔尚思家  月慘風悽冥路斜 

縱有紙錢無處使  都緣一點念頭差


第十九章

森羅殿上鬼多般  百沸油鐺萬刃山 

識得如來真實義  無邊解脫一時間


第二十章

陷溺沉迷已有年  愛河滾滾浪滔天 

持經自可登高岸  何用中流更見船


第二十一章

塵緣斷後自消融  清淨方知色是空 

佛即心兮心即佛  青山只在此心中


第二十二章

聞說西方種異蓮  花開十丈藕如船 

靈臺自有祗園樹  本地風光即佛天


第二十三章

嬌妻原是粉骷髏  暮樂朝歡總不愁 

一旦無常歸冥路  夜臺難逞舊風流


第二十四章

聚寶為山未足奇  不如持誦得菩提 

金經明示成真路  何事亡羊泣道歧


第二十五章

諸佛菩薩只此心  何須泥塑與裝金 

世間點燭燒香者  笑倒慈悲觀世音


第二十六章

了悟猶如夜得燈  無窻暗室忽開明 

此身不向經中度  更向何方度此身


第二十七章

去惡猶如治亂絲  寧心自有得開時 

若教錯用些兒力  萬劫牽纏沒了期


第二十八章

日夜無期只認真  略差些子便相爭 

誰知一赴黃泉路  悔把恩仇抵死分


第二十九章

鐵面閻羅不狥情  剉燒舂磨實難禁 

試從業鏡臺邊看  地獄何曾見好人


第三十章

陷入汙泥久不回  西江難洗垢形骸 

一朝得證菩提願  鐵樹奇花處處開


第三十一章

北邙山下列墳塋  荒草迷離怪鳥鳴 

長臥泉臺人不醒  桃殘李謝過清明


第三十二章

佛說波羅蜜妙經  前無千古後無今 

註成人鬼齊超度  功德如天莫比倫